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評影習寫:任由靈魂為歷史所充滿:王兵《死靈魂》

【明報專訊】老人似乎很願意談。幾乎是喋喋不休的,在鏡頭面前說他們願意記得的夾邊溝往事。毛澤東說,解放後有百分之五的右派、極右派埋藏在社會裏,下級照字面理解,要求各單位交出百分之五的右派分子,有人不服,說,要實事求是不應教條主義,確實有多少階級敵人就交出多少階級敵人,結果這就變成他的罪名。有人甚至到現在都不知道當年的罪名是什麼,明明一句說話都沒有說,校長一張字條着他把戶籍移到夾邊溝,就決定了他的命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