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力場

下一篇
上一篇

來自未來的聲音 借時間表現當下

【明報專訊】在不同演出現場見到梁基爵(GayBird),他都在行雲流水地演奏我知或不知的樂器,展覽中也常見他的名字。資深音樂人、媒體藝術家恐怕難為其定位。梁基爵呈現藝術的範圍不限於音樂和演奏,他發明新樂器、裝置、影像、程式等,像一個「科學怪人」,讓人難以知曉下一秒會有什麼新花樣。

在明年的第二屆「賽馬會藝壇新勢力」(JOCKEY CLUB New Arts Power),梁基爵延續2017年OzAsia Festival獲獎作品Music in Anticlockwise,運用媒體、音樂表演和空間設計,將跨媒介藝術《順時針逆行》(Another Music in Anticlockwise)呈現給香港觀眾。除了身為藝術家的自覺,梁基爵說:「Music in Anticlockwise獲獎後只在澳洲演出過,New Arts Power希望能將它帶回香港,是促成再創作的原因之一。」

從「未來」回到「從前」

梁基爵憶最初的創作因由:「OzAsia藝術節的director委約我創作一個作品,提議可以同當地的String Quartet(弦樂四重奏樂團)合作。我的作品都很futuristic,很多電子、科技的元素,String Quartet是傳統的音樂形式。」於是,梁基爵嘗試將未來感的音樂和傳統的音樂結合,最終想到以倒序的形式,從「未來」回到「從前」的演出形式,因此有了Music in Anticlockwise。作品成為一種「新舊交替」,有舊素材,但也有新媒體、新裝置。演出的第二部分是與String Quartet的合作,梁基爵用作曲家海頓的String Quartet Op. 1作為素材,「在講最早關於音樂的元素。我會用電腦,不同科技、treatment去表現,而不是原裝呈現這首古典音樂」。

時間向前走 生活卻倒退

演出回到香港,梁基爵將作品重新詮釋,「原作英文名前面加了一個another,我是想強調這樣的題材在香港應該怎樣演繹。《順時針逆行》其實是關於我對這個地方(香港)的感受,順時針但要逆行,距離實際愈來愈遠,時間一路向前,生活卻是一路倒退。關於消失和誕生、關於向前行和向後行的思考都會在作品中體現」。此次作品形式是音樂表演,但梁基爵稱:「我的作品裏從來不是只有音樂,我希望以新的可能性呈現音樂。這次我同漫畫家黃照達合作,他會畫一些instruction作為視覺上的素材;會按主旨做一個裝置—— 一個類似時鐘的形式,將許多肢體動作變成表演。」既然是在香港演出,梁基爵找到本地四人男子String Quartet「MR. Quartet」參與演出。

梁基爵坦言未曾想透過演出表達時間的無限性:「我只是想借助時間來表現當下,我的作品一向與當下、現實關係密切,我講未來、講以前,最終我都是想講關於當下。」藝術透過表現生活以回應現實,「電子、科技是我們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所以我會用最生活化的素材呈現生活」。《順時針逆行》中某些片段體現的情節與內容,梁基爵認為不能定義為一個「故事」,那只是為表演提供了方向性。與為他人創作流行音樂相比,跨媒介藝術《順時針逆行》是梁基爵自己的作品,「以我自己的想法為主,可以去到盡。流行音樂要顧及不同的範疇,artist還有觀眾;我的作品也會顧及觀眾,只不過觀眾的層面不同,我創作作品的目的是希望可以啟發到人」。

關於何為實驗性,為什麼要做這樣的音樂,梁基爵說:「由讀書到現在,做音樂對於我來說,宗旨是要『創作』音樂,要創新。創新需要知道以前做過的,需要做以前未曾做過的,所以我一直都會嘗試,這些對於我來說就是比較實驗性的。」

■順時針逆行

日期:2019年1月10至12日

地點:香港兆基創意書院多媒體劇場

票價:$280

查詢:newartspower.hk/tc/programme/anothermusicinanticlockwise

文:彭月

編輯:陳淑安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