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Interest

下一篇
上一篇

專訪川內鮮輝 100公里追夢 劍指世界第一

【明報專訊】如果有留意長跑消息,大概會聽過「日本最強市民跑手」川內優輝的大名,他僅自己訓練,不單跑贏國內專業跑手,今年4月更在美國波士頓馬拉松上封王,成為 首位獲得這殊榮的日本跑手。不過,今次受訪的並非川內優輝,而是同樣為長跑選手的弟弟川內鮮輝,他現時的100公里超馬成績全球排名第5,更豪言希望在來年達成世界第一的夢想!

川內鮮輝由4歲開始練跑,一直以跑馬拉松為主。「大學畢業後成為印刷公司的營業部職員,由於工作關係經常要跟客人溝通,所以練跑時間少了,馬拉松時間也下跌至2小時50分,足足比大學時代慢了30分鐘。」鮮輝說在職場那3年中,腦海不斷浮起一個念頭,到底這是否他想過的生活,臨死前會否因為沒有專注在喜歡的跑步訓練上而後悔?所以在2016年3月,他決定辭去工作,成為全職長跑運動員,希望能夠以長跑過自己理想的生活。雖然轉為全職跑手,但他也沒有聘請教練,一如哥哥川內優輝一樣自己訂定訓練計劃,以「市民跑手」的身分參賽。

專注跑100公里 盼代表日本出戰

既然成為全職運動員,鮮輝除了重新訓練及參加日本各地賽事外,也開始思考自己的跑步目標,「雖然全職跑步後,2017年再次刷新自己的馬拉松紀錄,以2小時17分完賽,但在日本跑手中,這成績只能排行在100位左右,要代表日本出戰世界大賽,幾乎不可能」。相反當年他在100公里超馬的世界排名卻在第5位,鮮輝說想得現實一點,便決定專注100公里超馬,「哥哥(優輝)也說我可能更適合跑100公里賽事,專注這項目不是更好嗎?」有了這位日本市民最強跑手的建議,鮮輝便更加有信心,不單止以代表日本為目標,更劍指世界第一的寶座。

由馬拉松一下子跳至100公里超馬,距離暴升了一倍有多,訓練量理應要大幅增加,過程豈非很艱苦?川內鮮輝卻說每月練跑距離差不多,「現時每月大概跑550至750公里,即每日跑約20多公里,與馬拉松訓練的分別不大,不過會加插長距離訓練,以掌握比賽時的節奏」。長距離即是多少?鮮輝說會跑100公里,即是足足跑一個賽事的距離!「很多人問我跑這麼長時間不會很辛苦和悶?其實現在做了全職運動員後,有很多活動、訓練班要兼顧,反而練跑時我才可以專注投入,想自己喜歡的事情,所以我很珍惜這些時間,怎會覺得辛苦?」他說既然以世界第一為目標,就不可能會有舒適的道路。

落敗受打擊 調整訓練再出發

100公里的超馬賽事,川內鮮輝說剛開始也不太順利,「2015年第一次跑,因為完全沒有概念,不知道應該如何分配體力,所以便以自己跑馬拉松的速度跑,結果40公里左右便體力大跌,之後更要步行,比起長者或清理場地的義工走得更慢」。最終以11小時多完成,鮮輝說對他的打擊很大。成為全職跑手並調整訓練後,他很快已在柴又、四萬十川等賽事中奪得冠軍,時間亦大躍進,大幅縮短至7小時以內,記者即時計算一下,鮮輝只以約每公里4分鐘的速度完成賽事,實在驚人。「其實不少日本跑手也能做到這種速度,可能因為日本人自小已在長跑風氣熱熾的環境下長大,大學界的接力賽事箱根驛傳(見另文)更是年度盛事,電視台、傳媒都會爭相報道。」鮮輝自己每年也會現場觀看,大學考試時更以入讀傳統跑步名校為目標,可惜最終也未能代表學校出賽,他對此也感到相當遺憾。

出乎意料 辭工跑步反影響哥哥

鮮輝去年10月在四萬十川超馬賽中以6小時42分奪冠後,即時對今年6月在北海道佐呂間湖超級馬拉松寄予厚望,因為這是選拔代表日本出戰世界賽資格的賽事,所以他很希望能跑入頭4位。可惜他雖然破了自己紀錄,以6小時28分衝線,卻只能屈居第5位,鮮輝說當時他的確很失望,但很快便重拾鬥志,為明年作好準備。記者看着今年冠軍的完賽時間,足足比鮮輝快19分鐘,忍不住問他要花多少年才能成為世界第一?「其實如果明年比賽當日的天氣及環境合適,自己打後的訓練過程亦順利,相信明年我也有機會跑出這個時間。」成為全職跑手後,鮮輝可以全心投入訓練,成績突飛猛進,難怪哥哥優輝今年勝出波士頓馬拉松後,受訪時說受到鮮輝影響,自己也決定明年辭去公務員的工作,全職跑步。鮮輝說對這件事感到很驚訝,因為哥哥實在太強大,從來只有他受哥哥影響,從沒想過原來自己可反過來影響哥哥,而且還是人生上一個重要的決定,所以鮮輝也有點高興。

大家看到現時的鮮輝,一定感受到他對跑步的濃厚熱情。其實每個愛跑步的人,都會有不同理由,有人是為了減肥、身體健康、練氣、擴闊社交圈子等,川內鮮輝最初卻沒有這些選項,只因媽媽川內美加是長跑選手,所以從少便開始訓練優輝、鮮輝及鴻輝三兄弟。鮮輝在4歲時已開始練跑,三兄弟每天也為了跑得更快而訓練,笑說小學時期跑步對他來說猶如地獄,每天也身心俱疲。直至升上中學,跑步社的訓練變化多端,除了練跑還有肌力訓練等項目,最重要是可以跟很多同學一起跑,練跑已不再苦悶,還讓他有上了天堂的感覺。而長大成人後,鮮輝面對可以選擇的人生,他沒有選擇安穩過活,而是為了達成自己的夢想,一頭栽進另一個競爭更激烈的世界。看着鮮輝在北海道佐呂間湖超馬以自己最佳時間跑回終點,卻依然無法跑入頭4位內、取得日本代表資格時落淚的面容,記者也忍不住鼻子一酸。不過,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懷抱着「世界第一」夢想的人,又豈止鮮輝一個?

文:周群雄

編輯/鄺泳嵐

美術/謝偉豪

電郵/lifestyl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