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8期

Happy Pa Ma

上一篇

論盡教育:昔日狀元何處去

【明報專訊】日前看到一篇講秦檜的文章,這個遺臭萬年(誇大了)的丞相,相傳是狀元出身,書法好到不得了,如果不以人廢言,他的書法絕對可以傳世;但因為他背負迫害岳飛臭名,連帶他的書法也打入十八層地獄。至於他應否負上殺害忠良的責任,後世史家有不同看法。由古代狀元聯想到今日DSE高考,更早些日子中學會考狀元,他們現况如何?

能夠在數以萬計考生中脫穎而當狀元,人生旅途中應是贏在起跑線的一群。他們入大學很多選讀醫科,如此說來,中環中建大廈這座醫生樓應有很多昔日狀元,似乎又並非如此。

四屆特首無一狀元

如果以社會地位衡量成就,四屆特首都不是狀元,即使是考試年年第一的林鄭,也非當年會考狀元,曾蔭權不是,梁振英更不是。向下掃一掃,歷屆行政局及行政會議成員無人是狀元出身,立法局/會人數眾多,記憶所及存疑的僅有一個李汝大。大學校長中,據他報作者左丁山說劉遵義曾是中學會考狀元。由此可見,考試狀元與社會地位、社會貢獻並無必然關係。

「小時了了,大未必佳」是孔融和陳韙的故事,陳韙雖然有點老氣橫秋,但所言並非無理,何况他也留有餘地,「未必」而已。今時今日好多家長擔心兒女輸在起跑線,樣樣驚執輸,雖說父母愛子之心無微不至,照上述所言,應該放開懷抱。王師奶遇過好多有學歷無能力的人,但不至偏激到叫人唔使讀書,話讓兒女隨心所欲,讀又好,唔讀又好。基本的路仍是要行的,人生處處都是起跑線,無所謂輸贏,看一眾狀元,各奔前程,未必可以「狀」完一次又一次。

王師奶有個世侄,在傳統名校教DSE班,趕課趕到氣咳,可以說應教的都教了,世侄認為今次考試成績應該無問題,怎料調查之下,原來全班有四分之三人有去補習社補習,另有兩個是專人一對一。世侄問呢批去不同補習社的學生,補的是什麼?原來不是課程內容,是補答題技巧,還有包圍題目、估計考試內容,有點似馬場落注。事實他們的大包圍再細選頗為準確,狀元就是這樣產生。當然不是所有狀元都要補習,但確實好多榜眼探花都是這樣產生,這些學生還告訴世侄一個秘密,校長的兒子也是補習社的學生。看!教課程的是學校的老師,捉題目的是補習社的阿sir,狀元就是這樣產生。

課程靠老師 捉題靠補習

理論上狀元入讀大學理應成績特別標青,一級榮譽畢業應該無走雞,事實又是否如此?中學純是記問之學,大學成績參考因素好多,所以中學會考狀元並非坐定粒六。老爹有個學生女兒在美國長春藤大學讀新聞系,平時功課做得好好,絕不走堂,考試時知道自己答得完美,怎料放榜時該科只得B。她自然不服氣,質問教授。教授說:「你上課足,功課做得好,試卷也答得完美,但你上課時從來不發問,討論問題時也從來不主動提出意見,這不是做學問之道,何况你選的是新聞系,這是我給你B的原因。」幾經爭取,教授改給了她一個B+。

王師奶好想記者們深入調查過去20年的考試狀元成就,好讓家長們參考,讓他們知道正如傅聰先生所說:「拿一次鋼琴比賽冠軍並不代表什麼。」

作者簡介:不是普通師奶,家中米缸有幾多斤唔知,但對香港教育界有幾多牛鬼蛇神,有幾多「嗚喱單刀」措施,卻一清二楚。「論盡教育」絕不手軟

wongszelai@yahoo.com.hk

文﹕王師奶

[Happy PaMa 教得樂 第218期]

相關字詞﹕名人kol 狀元 論盡教育 王師奶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