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文學

下一篇
上一篇

文學‧兩地書話:暗室明眼人

【明報專訊】說起來我跟胡遷有兩面之緣。二○一四年他來台灣參加金馬電影學院,學程結業功課是改編一篇短篇小說,因其中有我的作品,便被主辦單位找去開了場兩小時的短會。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