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下一篇
上一篇

易理學堂:易理引路 走出時局迷霧

【明報專訊】選舉之日來臨,易理也到了最後一課,談民主與獨裁。上一課以理解易學的新方式,列出矩陣顯示卦與卦之間的關係,嘗試思考感情事,這次我們應用於另外四卦。朗天認為,在香港一切美好逐漸消失的當下,正是透過易理反思自我及民主的時機。

復卦 思考移民問題

也許你會說,已不願多想香港之事,面對一片混亂與崩壞,想來也無力,但朗天說:「香港現在的情况如此差,我們起碼要了解、承認與面對問題,才可活得真實。身處這個時代,除了迷失、悵惘,悲觀,還有不真實,所謂後真相,就是人不敢面對真實,封閉自己,以迷霧把自己包裹在其中。」此時此刻,易理可以是「助人穿透事情過去與未來的迷霧,一個很好的工具」。

他曾嘗以復卦去思考移民的問題(圖二)。上次我們談過由一支陽爻居於五支陰爻之下而組成的復卦,卦象呈現有氣來復,實現坤卦所代表「事物的潛在性」,復卦因而代表存在。以哲學家尼采提出的永劫回歸概念對應復卦「回來」的涵義,自我是怎樣一回事?在新書《反復:本體論易學之建立》中,朗天解道:

「這一刻的我覆蓋上一刻的我,再下一刻的我覆蓋上這一刻的我,不同的我靠永恆輪迴確保為同一個我。正因為事物(包括自我)注定不斷重複出現,永劫回歸,所以即使當事人的思緒慾念在特定而有限的時間內顯得那麼不同,但在走向無限的時間中,那一系列的自我覆蓋,反覆其上,即使詳細次序未必一一對應,到最後總復歸於同一個自己。」

離開只是迴避

在面對應不應該移民的問題上,只以一句「追求更舒適的生活」,其實無法為遠走他方這個決定說項,朗天提出連串嚴厲的拷問:去他方做什麼?說去「過活、生活」,生活的內容是什麼?質素是什麼?如果說在香港令你無法實現某些事,在什麼情况之下做不到?他方為何令你做到?「很多人沒填好這份表,答案可以非常殘酷,就是你在香港沒有事想做,根本沒有理由走,沒有需要在他方才做到的事,所以你沒有資格移民,亦無需要提出,基本上你在任何地方都是做一個順民,而不是公民。」他補充一句:「我這樣說是理性推斷,可能有人抱有苦衷,可以回答這些提問。」

深究移民的根本問題,亦像回答「我是誰」這個問題,反之拒絕去想,就是迴避問題,因而亦永遠得不到答案。朗天說,他研究易理得到對自己的啟示是「不走,磨爛蓆」,「復卦就是回家,到哪裏都會回來」。九七回歸前,他曾遇上夢寐以求之地,美國三藩市。「我也曾經是想離開香港的人,覺得自己喜愛的一切,香港都沒有,例如我愛思考,香港卻是個反智的地方」,「二十幾三十歲時,我到美國流浪一年,終於找到自己喜歡的地方,就是三藩市,它滿足了我對自由所有的渴望與想像。美國西岸的坦率、自由與沙灘,都跟我的生命情調完全融合」。

最後他還是回來了。「才知道我這麼喜歡香港,走不了。」他說,有時我們說喜歡一個地方,不過是因其屬性,自由的氣氛、有很多朋友居於此、街道整潔……但他對香港的喜歡,來自存在的連繫,「一般人的人生成長,若由三歲到十八歲左右都在那個地方,就會建立存在的連繫」。他說當下是一個最好的時機,「上天給我們機會去面對自己和存在」,「當香港的舊事物都被換走、言論自由沒有了,記憶都消失,等於你愛的人得到重症,形容枯槁,再沒吸引你的魅力,就是對你的考驗,面對存在赤裸裸本身。」

留下 面對真實自己

復卦告訴他,打要企定。「從復卦看到存在的形態,放諸香港,就是最真實的形態。我們走唔甩,要不斷回歸,將自己鎖在這個位置來頂住存在、頂住難受,就可以做頂天立地的人。在這最緊要的時刻不退避,挺着胸膛面對所有的痛苦與苦難。」比如說,面對雨傘運動的挫敗,「打就企定,錯就要認。香港人搞到今時今日這樣,四十歲以上的人都要企定,你有份造成,說要離開?企定受罰啦,這些罰都受不來,將來如何面對任何人?」能夠面對,身處何地都能做一個真實的人,「不過若說到哪兒去都可以,也就是不必去任何地方」。

民主需要退一步

如果你仍留下來,民主與獨裁的問題,亦是無從逃避。朗天以觀、臨、大壯、遯四卦組成的矩陣思考(圖一),代表民主、獨裁、進、退之間的關係。觀的卦象是四支陰爻在兩支陽爻之下,如一對對眼睛向上望;臨卦相對就是四支陰爻在兩支陽爻之上,「觀是由下而上望,即觀察的意思;臨是由上而下壓下來,是君主、統治者的感覺」。朗天強調,中國本無民主,因此兩卦都是代表統治者角度,只是臨以統治者為本,觀則以民為本,但放在現代去分析解讀,可用觀卦為民主來看。

上次我們提到漸與歸妹兩卦,象徵緩與急,以古人價值取向,前者為吉後者為凶,遯與大壯亦類似。大壯最上是兩支陰爻,如羊角之形,羊橫衝直撞,有進取之意,結果大傷,「在保守古代不主張過於進取」;而遯,豚走為遯,參考《周易》卦辭,「遯亨,小利貞」,亦即用作祭祀的豬跑掉,有小利。朗天解卦象,上卦是乾(象徵天),下卦是艮(象徵山),山上有天,「如高人在山中隱遁」,如此,遯即是退。

以此四卦畫出先綜後錯的矩陣,除了觀、臨及大壯、遯的相對關係,還有觀、大壯及臨、遯的相反關係,如是,即民主與進,獨裁與退是相反的關係,民主不進、獨裁不退。民主政治不是比獨裁政治更進步嗎?朗天在書中提及,孫中山曰:「世界潮流,浩浩蕩蕩,順之者昌,逆之者亡」,很能說明一種被視為理所當然的想法,即民主比獨裁進步,按歷史前進步伐,獨裁必被民主取代,但實情卻非如此?

獨裁從未消退

「問香港的政治問題,在世界亦然:為何搞搞下民主,獨裁會重返?」就如矩陣所示,獨裁從未消退,「獨裁總會重臨,是因為獨裁呼應了人性的要求。獨裁是一人話事,其他人跟,其實很多人都需要,尤其香港人愛跟大佬。」香港在主權移交之後,為何孕育出支持獨裁的一群人?「因為過去二十多年,香港搞民主的人,將民主的弊處呈現在大眾面前。人們常說民主沒有效率,獨裁就顯得有效率。為何美國會選出Donald Trump做總統?也是因為以希拉里為首的所謂自由左翼,將民主與左翼的劣根性呈露給國民看,令國民覺得難頂,不如走向反面。」

在香港,「是泛民的爭拗與民主程序的瑣碎,令大家覺得議會得個嗌交。大家受不了,而獨裁在民主反面,便催生對獨裁的要求」,「歷史上亦告訴我們,獨裁的政治往往去到民主政制,不但不是進步,更是災難的開始,法國大革命就是很好的例子,我們不是為進步去論證民主的合法性」,矩陣的直線顯示出觀與遯的對應結構,「民主最緊要退一步,能夠退,就要退」。

獨裁的民主支持者

香港人不應該爭取民主嗎?「不是」,「而是民主政制的操作上要退一步,這是關乎民主的重要原則,其中一個固然是少數服從多數,但更重要的原則,是多數尊重少數,沒有它的話,只是暴民政治」。他認為香港的民主政制出現許多問題,「是因為我們對少數不夠保護,夾硬來。我們應該保護無權利者、發不了聲的人,例如少數族裔」。又如民主派的分裂,「有時爭取民主的人自覺手握真理,不應被反對,其實是以獨裁方法建立民主制度。很多民主支持者心中都很獨裁,泛民排斥本土派,只因不是自己友。要尊重少數,才會不獨裁」。

另一組關係是獨裁(臨)與進(大壯)對應。大壯即大傷,「民主是保障我們不會受到大傷害的體制,獨裁會帶給我們危險的境地,羊就是獨裁的君主,會弄得人焦頭爛額」。觀卦(民主)與遯卦(退)的對應,遯在退一步以外,朗天指出民主的領袖亦應是個沒太大野心的庸才。「當你選出有野心、自感威猛的人上去,便製造了希特勒、墨索里尼。民主是一起去做一件事,而不是靠一人帶領。香港應由我們去集體改變,通過公民參與,讓有執行能力但無野心的人,跟人民的意志去行事」。任何人手握一票,都有責任。

易卦古老,上述矩陣危險之處,也可解讀為獨裁比民主好,將千秋萬代不退。朗天提出一個易學新系統,顯現易理可有無窮方式去演繹,「它可以很封建,封建的人很易說成獨裁是進步、合理」,易理原是中性,端看研習者懷的是何種眼光。

本體論易學研習班

日期:11月25日至2019年2月21日

地點:艺鵠(灣仔軒尼詩道365-367號富德樓14樓)

詳情及報名:bit.do/longtin

查詢:28934808

【易學之三】

文//曾曉玲

編輯 // 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