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下一篇
上一篇

服裝達人宋曉濤 執著做出最好戲服

【明報專訊】群鳥劃過紫禁城上空,數十個捧着水桶的剛進宮宮女經過花園,穿着一襲刺上白色繡花的粉藍色常服,以紅線綁起頭髮。

身旁預備殿選的秀女們穿起淡綠、淺粉、丁香紫新衣,畫面清雅,這是《延禧攻略》的第一幕。

《延禧攻略》服裝造型師宋曉濤(Doris)首次披露設計概念乃源於宮廷畫家冷枚畫作,否認坊間對用色和妝容傳言,亦訴說她如何從香港服裝設計師,一躍成為內地古裝片金牌造型師。

網上盛傳延禧服飾乃參考灰階的意大利莫蘭迪色系,Doris直言評論牽強:「從來無想過莫蘭迪色。我當時不是特定說要灰的,只是和于正(延禧總製片人)溝通,在想Color tone時,我看了宮廷畫家冷枚的畫作,冷枚為清朝三個君主畫宮廷畫,包括康熙、雍正和乾隆。他的畫是偏向西洋的,在傳統中式畫中偏西洋,顏色會帶少少灰,藍色不是好純的藍色,而是帶灰藍。變成現在大家喜歡的Color感覺,其實是實際存在於傳統中國,所有顏色概念來自那個年代的宮廷畫。只要將中國古畫和延禧畫面比較,就會見到泥土的顏色是衣服的顏色,是好舒服囉。」

以顏色呈現劇中人性格

每一個角色都有她專屬的顏色,「每個人喜好不同,你看劇本時見到這個人性格、經歷和平時待人處事方式,你會有一個概念,這個人會有一種怎樣的感覺,不同性格不同顏色和感覺,套劇才會好睇。你未見她的行為,可以透過一個人的衣著打扮、妝容、髮飾來推斷她是怎樣的人」。富祭皇后屬於好溫暖、好舒服、好淡的顏色,而且好低調沒有任何侵略性,「分分鐘她是妃子裏面最不起眼那個,分分鐘不覺得她存在,是一個有大度的人,不會在衣著打扮展現氣派。皇后要如何從一班花團錦簇之中體現出來,就要靠美術、導演配合,在導演的拍攝角度、美術的顏色、景的配搭和擺放的位置,不止衫或妝容影響」。

反之,高貴妃服裝色彩最明亮、奢華,爾晴婚後黑配紅,帶點鬼魅。「至於女主角瓔珞本身我覺得她是一個硬朗的女仔,好決斷,所以服裝不會有粉色,而是好乾淨的顏色。」佘詩曼飾演的嫻妃最初是屬於綠色,「嫻妃我想表達她是一個好拘謹、自我控制好強的一個人,著衫好板直,坐姿不會放鬆和『hea』。我做衣服時無特定想法,個人喜好比重都幾高的。我想她在這個時刻這個心情下穿這一件衫,是我自己對這個人物的理解。我不希望這個宮廷太形式化,我想啲人著住件衫是感覺在自己家中,妃子揸住把扇坐在家中,件衫像是自己的,不是演緊戲或一套戲服,感覺好舒服。」

造型滿漢合璧 大師織造衣料

Doris筆下的造型大抵與古圖相符,保留清朝特色,例如營造櫻桃小嘴的絳唇妝,「那才不是韓國的咬唇妝,是中國特色」。亦包括是衣服領口的雲肩(圖一),「雲肩是漢人特色,只是滿洲人入關之後,服裝受漢人很大影響,所以我決定做一個滿漢合璧的感覺,設計了雲肩元素」。古人以綾羅綢緞製衣,Doris決意邀請吳羅織造大師李海龍製造錦衣華服,「因為羅是要用人手織的,用機織感覺完全唔同,但我想做一些原始感覺,而羅的啞光面料能呈現出內斂高貴的美。周圍去找,終於找到李家,嘗試織一些有少少幻彩的布料,大家話題比較多的是富察皇后身上一套幻彩羅服(圖二),是好難織的,一天織到大概五厘米。」

劇中即使再素的衣裳都有繡花,加入手工和立體感,因此用上大量非物質文化遺產工藝,包括瓔珞其中一件常服用上緙絲,「我花了很多工夫找到六塊六十厘米長的緙絲,剪開再縫在衣服上,但因為緙絲非常珍貴,花了很多時間處理接駁位,師傅都想殺了我。拍攝時要小心固定怕會拍着拍着便散開來」。緙絲自宋元以來是皇家御用織物之一,常用於織造帝后服飾,有一寸緙絲一寸金的盛名。「延禧咁大迴響,令我好開心。做延禧我才真真正正留意非遺(非物質文化遺產)的東西,點翠、羅、緙絲、絨花、燒藍都是當時最盛行的東西,我想原汁原味呈現出來。這套戲令人留意到這部分,令我相當安慰。」

臨時接手延禧 僅兩個月準備

別以為她有很多時間準備如此大製作,原來因為原本的造型師出了狀况,她才臨時接手,只得兩個月時間籌備畫圖。「我有助理五人、花稿八人(繪畫繡花圖案)、繡花十一人、師傅二十四人、跟場服裝二十人,大概七十人左右。一件衣服要十個人去繡去趕工,只要未到這件衣服拍攝,我就有時間去織。不過放心,那些羅布都是現成的,只需要在上面加工繡花。時間不多有錢搭救,因此錢很重要。」今次延禧據說高達九成費用花在製作費上,演員薪金只佔一成,不過Doris不願意說明是否屬實。

宋曉濤筆下的群芳姹紫嫣紅,本人卻不施脂粉,穿著牛仔外套與褐色短靴,隨意盤起烏髮,說話時直接爽朗。「我私底下著衫最緊要隨便和舒服。」長袖衫下手戴近十條銀珠手鏈與銀手鐲,「自己平時鍾意戴銀,每去一個不同地方就會買一個銀手環來戴」。頸項則戴上長輩給予的護身符與家姐送贈的玉佩,「姐姐覺得我離開家中應該陀塊玉保護自己」。

上海出世,在香港讀書長大,媽媽懂得做衫,於是她小時候也用媽媽做衫剩下的布塊為玩偶做衫,也愛畫畫,把家中牆壁畫花,「我姐姐說過要做part time model,我就說咁我要做fashion designer」。於是,她走到澳洲KVB College修讀時裝設計,「在哪裏讀書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無揀對你鍾意做的事,有沒有學到你想學的東西」。畢業後加入香港本地設計師的品牌做助理設計師,「我覺得好無聊,好多東西都好固定的,改一個袋就是一個新的collection,換塊布就是新一季,我覺得好似入錯行,做了兩個月就走了。跟住TVB請Costume designer,好特別喎!澳洲讀書時有去過opera house,覺得好好玩好得意呀,就apply這份工,好開心咁過咗十年」。

設計時裝劇造型 不是買衫咁簡單

現年四十九歲的她在一九九二年加入無綫電視,第一套幫手設計戲服的劇集是《大時代》,「我記得我當時看完劇本覺得好震撼。當時我無乜真正畫圖,有一個designer帶我,她叫馮佩霞,她教我拍攝的東西,如何看劇本、怎樣做一套劇的造型」。記者問她現代劇著便服有什麼需要設計?她帶點激動說:「你可能覺得都是買套西裝啫,但買現成都要找出適合他的、什麼顏色、什麼配搭適合他,你覺得無咩特別,代表我們做得太合理,無咩覺得不舒服的地方,無咩特別感覺,代表我們好成功,服裝表現出他想表現的東西。」

她笑言初初入行經常撞板,「我做綜藝節目時,設計一件衫給黃日華,黃日華說『我從來都無著過啲過頭笠的古裝』,因為我不明白古裝是開胸綁繩的,就做了件V領的古裝,哈哈」。其後她參與過《酒是故鄉醇》、《創世紀》等劇集,主要還是做綜藝節目為多,「例如港姐、保良、台慶,每年港姐都會有大型歌舞環節,我那年代港姐是好多環節的,要由佈景要求開始傾,個佈景什麼顏色要怎樣的服裝感覺。有一年港姐跳舞講春夏秋冬,我們要跟着製作部的感覺去設計他們想要的服裝。其實綜藝節目對服裝有好多要求,因為要在兩小時內表現所有要表現的東西,不像延禧有七十集,可以慢慢呈現」。

第一套由Doris操刀的古裝劇是一九九九年《人龍傳說》,有內地傳媒的香港TVB劇集黃金十年大盤點,將此劇選為最佳服裝造型設計。Doris為女主角袁潔瑩髮飾設計了兩條綠色緞帶,突顯出女主角脫俗和可愛氣質,而劇中其他人的服裝造型內斂古雅,摒棄一般古裝神話劇的誇張造型。與她二○一四年為《神鵰俠侶》設計服裝有異曲同工之妙,她為陳妍希飾演的小龍女頭飾加上白色緞帶,服裝一改傳統的一身白,改以白色為主調,配以淡藍色的裙襬,「她是屬於我的小龍女,是不是很令人印象深刻?」

二○○二年她離開無線,開始上內地獨立工作,「因為當時一些TVB製作人上內地工作,如趙崇基,後來我們合作電影《夜明》(獲得二○○七年台灣金馬獎最佳造型設計提名)」。她突然用雙手擠壓自己的臉說:「我從來都不會哭,我只會令別人哭,但記得第一次上大陸做造型時覺得那一天好不順利,我好記得坐的士返酒店時,我心想今次死啦。然後我好眼瞓去瞓覺,朝早起身時發現其實我所有東西都準備好晒喎,睇我準備的東西都無問題喎,其實是我自己畀自己的壓力。」

用色大膽 打破傳統古裝劇做法

Doris的特色是撞色,用色大膽。「我所有的顏色都鍾意㗎,我助理話我聽我早期經常性用好bright的黃色和藍色的,他們講笑話這是Doris黃和Doris藍,即是彩藍和鮮黃色,我覺得這兩隻色和任何顏色配搭都好靚,好乾淨好bright。其實是好主觀的感覺,每個人審美不同。」

在劇集《七劍下天山》中,她為主角蔡少芬飾演的飛紅巾,設計出鮮紅裙裝。「蔡少芬穿著一身紅,在茫茫沙漠與陽光之中騎着白馬飛馳,現場看超靚。」二○○六年內地電視劇《風塵三俠之紅拂女》中,她發現故事背景發生於隋末唐初,有大量鮮豔的顏色,她就在劇中大膽使用紅、藍、黃、綠、紫七彩顏色,「行內這麼多年做古裝真的好傳統,用好穩陣方式。這是和製作人有關,紅拂女是王子鳴監製,他希望顏色濃啲,我唔驚㗎唔怕㗎,畀人鬧咪畀人鬧囉,不要經常用安全的顏色,不如用sharp啲的顏色。我說我做綜藝出身的,我咩色都夠膽用㗎,你OK我OK,無問題。我都想試啲唔同的東西。」

「好多人問我為什麼延禧的顏色風格不同了,是不是我變了成長了。我說延禧沒有不同,我也沒有創新,只不過我不是清朝人,因此在劇中加了現代感覺和自己美感在內。我沒有改變,只是每個劇不同,需求不同。」而她的每次創新都總會惹來謾罵,「我經常都畀人鬧,曾經有人話我色盲,但我不介意這件事,因為每個人接受程度都唔同,我始終都覺得所有新的事物都有非議。創新的東西一定有人鍾意有人不鍾意,但是不是有人不鍾意就不做呢?無可能㗎嘛。無可能做事千篇一律。因為人是最難把握的,你怎可以做到全世界都鍾意?是沒可能的,我覺得我盡了力,將新東西給予大家,過到自己嗰關,我才會呈現給大家看,你不喜歡,我OK,我會聽你講,但我不會做你想我做的東西。我有我自己的執著。」

究竟怎樣才是好的戲服?「出發點是角色,劇本最重要,因為我不是做時裝做影相,以model出發。而是做緊一個劇,怎樣做最適合這個角色才是最重要,怎樣令套劇合理才是最最最重要。」

文//彭麗芳

圖 // 楊柏賢、劇照、受訪者提供、網上圖片

編輯 // 王翠麗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