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影像特區:一封由監獄寄出來的信,和一封寄入監獄的信

【明報專訊】2018年9月28日收到Z先生從獄中寄出的來信,信封貼滿了20個一毫子的香港郵票,把整個信封貼得滿滿的,只剩下一條小小的白間寫上地址,這封信我拿上手確有一種非凡的重量。Z先生因為2014年的雨傘運動而入獄,我們2018年2月開始通信,起初我並不懂得怎樣寫信給他,我把信紙放在衣袋中,想到什麼就拿出來寫幾句,一封信很零散。後來我先讓自己在信中亂畫些圖畫,整理好心情後才慢慢寫信給Z先生,每一封信都寫得很不容易。Z先生的每個字都寫得很實,反過信紙還可以摸到其文字的肌理,他每段字都寫得很準確,每個字都寫得很肯定,而且很有文采。有一次他和我分享在獄中晚上所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