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力場

下一篇
上一篇

林懷民退休前精選 好奇主宰編舞人生

【明報專訊】編舞家林懷民說如果去便利店走一趟,自己都會開心得不得了,去誠品買幾本書也會很高興,這些簡單的生活片段在他看來太難達到,他的世界被雲門舞集佔滿了。從一九七三年創立舞團至今,林懷民帶雲門走出台灣,成為世界級的舞團。林懷民宣布二○一九年底退休,同年的香港藝術節,雲門舞集將演出《林懷民舞作精選》,與香港觀眾一起回顧舞團四十多年的精華。

儘管小時候已對跳舞產生興趣,青年時代的林懷民卻選擇了文學路,直到留學美國就讀愛荷華大學英文系小說創作班時,才開始有系統地學習跳舞。他憶起:「開始學跳舞約一個月,我編了一個舞蹈給老師看,老師讓我不要念小說了,到紐約去跳舞吧。」林懷民最終沒有去紐約,他決定完成學業。「我不覺得自己可以變成一個跳舞的,我那時已經二十三歲了。」

堅持做免費大型戶外公演

上世紀六十年代,社會民主運動蓬勃的西方世界給林懷民很大衝擊:「在美國,我看到無限寬廣的自由,我是從戒嚴下的台灣走出去的年輕人,很受刺激和感染。」與林懷民住在一個apartment的同學,大學三年級時去了第三世界國家服務;中國大陸「赤腳醫生」服務偏遠地區的故事也讓他感動。一九七三年,林懷民在沒有任何專業經驗的情况下成立了雲門舞集,自此,台灣有了職業舞團。雲門舞集的初衷,是深入民間,為普羅大眾演出,「我不是為了要編舞,才成立舞團,我是想讓跳舞的人有舞可以跳,基層的普羅民眾有舞可以看」。現在雲門舞集每年堅持做免費大型戶外公演,這是舞團沒有改變的初心。林懷民談到一件事:「最近的戶外公演之後,有一位太太想買我們十一月的演出票,她說她是在路邊賣玉蘭花的,想了很久決定要買一千二百新台幣的票,是蠻貴的一種票。」基層民眾的支持讓林懷民很感動,同時壓力很大,「我們一定要跳得非常好,不能讓他們失望」。雲門舞集在鄉下演出時,有鄉親問是不是鄉下演一套,歌劇院演一套。林懷民保證無論是在紐約、巴黎,還是在台灣鄉下,水平都是一樣的。

資助年輕人「貧窮旅行」

林懷民支持喜愛藝術的台灣年輕人,「我自己走過的路,希望年輕人不必那麼辛苦」。他將自己台灣行政院文化獎的獎金拿出,籌辦「流浪者計劃」,資助年輕人到亞洲各地貧窮旅行,「是去打開視野,解決困難,這是一個成長的過程」。現時的藝術資助往往是給很少資金,但一定要有成品,雲門舞集的「創計劃」與之不同,林懷民稱:「年輕的編舞家、導演,可以使用雲門的空間來排練他們的作品,但不必一定有作品,我們希望年輕人在沒有壓力的情况下打好基礎。」

去年,林懷民退休的消息一出,便引發藝文界的討論。二○○八年雲門舞集舊排練場地付之一炬,民間捐款六億多新台幣讓舞團在淡水有了「新家」,放下心的林懷民開始考慮退休。「全世界很多現代舞團的創辦人或者品牌編舞家退休或去世之後,舞團就變得亂七八糟,現代舞團的維繫是很艱辛的,我希望雲門不要變成這樣。假如我多做幾年,會多幾個作品、多幾場國際巡演、多幾個獎項,但這些都不會幫助舞團永續。」現在林懷民與整個團隊在做他退休前的過渡準備,他稱現在沒有時間想退休之後要幹什麼,但也有期待,「也許是旅行、也許是讀書、也許是追劇。在家裏掃掃地、洗洗碗,這些事情,我非常嚮往。有時想想,也會有一點慌張,不知接下來該怎麼過,以前眼睛一睜開就要到雲門,回家還要處理事情」。

林懷民用編舞來形容「退休生活」:「為什麼編這個舞蹈,我的舞沒有劇本,從一個概念出發,編舞的理由是因為我不知道它要變成什麼,非常大的好奇使我繼續創作。有的時候我把一切想得太清楚了,我就會宣布不做了,重新再來。對於退休生活,我的好奇心很大。」

■《林懷民舞作精選》

時間:2019年2月21至24日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票價:$300至$800

查詢:www.hk.artsfestival.org/tc

文:彭月

編輯:陳淑安

電郵:cultur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