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Columns

下一篇
上一篇

尋找他鄉的故事

【明報專訊】加拿大之旅的第二站來到卡加利,探訪十年沒見的老朋友,碰巧朋友的女兒慶祝生日,因而有緣認識前來參加生日會的外公和外婆。雷老先生和太太來自台山,看見我這個來自香港、會和他們講「香港話」的「後生」,表現興奮,邀請我參加第二天早上的家族飲茶聚會。可以陪老人家飲茶我都好開心,立即應承。

雷生從台山來港 於中環金舖學師

第二天去到茶樓,雷生和太太很開懷,點了很多點心給兒孫們吃,也不停叫我多吃點。叉燒包蝦餃和炒麵都吃過了以後,我提出訪問他們兩老的請求,老人家欣然答應。雷生今年八十有七,二戰結束後從台山來到香港,於中環的金舖做學師,需繳交港幣五百元的「學師費」,學師三年,每月可掙取港幣兩元去理髮,我問當年剪個髮要幾錢?老先生調皮答,其實只需兩毫半,我笑說其實即係仲有餘錢使啦。

由於祖輩也有遠赴美加打工的經驗,雷生在金舖學滿師後決定往楓葉國跑,花費巨大金額加幣兩千五百元「買紙」(註:當年已經有加拿大居留權的華工回鄉結婚生子的話,可以向加拿大政府申請在華兒子前往加拿大的准許證,而這張紙當年在省港澳等地可說是奇貨可居)。我問他到埗後打工打了多少年才能將巨債還清,要十年嗎?老人自豪地說不用那麼久,幾年就可以了。為何可以那麼快?全因身兼數職,白天在唐人開辦的金力源雜貨舖打工,晚上在餐館打雜(負責收拾碗筷剩菜),又去三文魚罐頭廠做搬運,每晚僅睡四個鐘。

娶妻後遠赴溫哥華建立家庭

十年以後,雷生衣錦回港娶妻,在中環大同酒家設宴數十席款待親友,盛惠港幣三百大元一桌,有魚翅。雷太太向我憶述婚後坐船去加拿大的行程:在尖沙嘴海運碼頭登船,經東京、夏威夷、三藩市,最終抵達溫哥華,總共需時十八天,日日暈船浪。之後夫妻同心協力建立家庭,為生活打拼,雷生在鎳礦場做了幾年伙頭,然後同人合伙開餐館,一做就是數十年,直至退休。

女兒雷小姐告訴我兩老曾經有告老還鄉的想法,三十年前就回台山看過,可是發現物換星移,家鄉已經變得陌生,遂打消了回國定居的念頭。雷生與李嘉誠是同年代的人,所以我特此借用李生幾年前引經據典的話贈給兩老:「我身本無鄉,心安是歸處」、「此心安處是吾家」,並祝身心安泰,下次輪到我請你們飲茶。

(gogreenhongkong.wordpress.com)

文:彭凱恩

相關字詞﹕老移民 加拿大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