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人物

下一篇
上一篇

殘奧羽毛球教練崔靖韜 輪椅體驗 推動以人為本思維

【明報專訊】推動以人為本的生活,也有高低手之分,這年代不buy說教,但buy體驗與培訓,更buy「設計思維」和「成長教育」。今年中成立的社企「融.聚.歷」,就是以輪椅體驗及工作坊,推動以上概念。它的開始緣於創立人及CEO崔靖韜對殘奧運動的師徒情誼,也緣於他銀行工作經驗的團隊精神。來!放下一般人未做事之前先來一籮擔憂的阻力,以友善和暖意的growth mindset ,聽聽英國殘奧羽毛球教練崔靖韜的瘋狂羽毛球之旅。

先反問一下自己,大家是否不斷質問社會的貧富差距,但同時總是向工人壓價,沒同理心,更不要說以人為本,從人的角度出發尋找創新方案的「設計思維」(design thinking)了。不說遠的,就試試推着家中輪椅長者或跟身邊輪椅朋友出外吃頓飯,看看享受美食的權利有多少?

但有趣的是,退役輪椅精英運動員「融.聚.歷」的導師Daniel,輕易就以「成長思維」改變了工作附近的一些環境。崔靖韜(Tom)說:「我們常去吃飯的地方,有三家餐廳,其中兩家見Daniel就關門不管,中間一家印度餐廳卻因為Daniel的到來而改變,不僅在門口加了塊斜板,也將門邊阻路的宣傳牌移後。」我們會想Daniel做了什麼?Tom卻反問,平時遇到阻礙時我們會怎樣?在旁的「融.聚.歷」培訓及組織創新總監李崇文(Larry) 說:「通常有兩種反應,一是growth mindset (成長思維),另一是fixed mindset(固定型思維),見到問題就生氣與投訴 。」富有體育精神和戰略經驗的Daniel就採用growth mindset,認為可以試試改變,Larry說:「他沒做什麼,就是友善而笑容可掬地跟印度餐廳老闆說:『可不可以抬我進去吃飯!』就是這樣,改變了印度餐廳的做法。」

這天,Tom和團隊坐在「融.聚.歷」的飯堂及圖書館開會,這正是關注社會議題的創業群「夢創成真」的共享空間。 Tom不笑時樣子有點固執,一旦笑起來就十分可愛,說事情時態度嚴謹,說遊戲時笑逐顏開:「我們的輪椅導師都是退役傷殘運動員,除了帶領參加者在社區坐輪椅完成任務,團隊還設計了一種很好玩的輪椅輕排球。」他拿着又輕又軟的輕排球,坐上輪椅,說比賽時只能用手,球一到手就只可向後,或交波或射球,無撞擊性但又很刺激。他說:「遊戲是100% made in Hong Kong!」說話快夾準、動作靈敏的Tom說,他小時不怎樣愛運動,羽毛球生涯始於大學二年級。「我初時以為羽毛球只是一種嗜好,沒料到會帶我走這麼遠!」

大學遇恩師指引明路

大學二年級時,Tom才20歲,感到人生不如意。「體力差,功課差,情緒差,不知自己想怎樣。」Tom說他的嫲嫲常說「出門遇貴人」。對!這個時刻他遇上一名恩師。他在英國的大學念Graphic and Communication,講師原先要求兩個月內完成一份攝影功課,講師和他討論功課時,Tom就把自己的失落感告訴對方,老師卻說:「你想想最想做的是什麼?」Tom說:「打羽毛球!因為我以前打過,感到波感很好。」老師充滿創意思考地說:「好的,那就盡情去打吧,不用理功課,我會給你及格的。」

「那次的功課,我站在台上做presentation,把一堆羽毛球寫上『無精打采』、『讀書差』等字」,然後將台上一個個羽毛球打走,最後餘下兩個,問有誰有這些問題,上來打走它。那次「打走羽毛球」的功課,是他全年成績最好的一科。

他展露cute版Tom式笑容說:「 我打羽毛球時,什麼煩惱也不去想,只專心打好波。你看過電影《狂野時速》 嗎?男主角不是老愛參與四分一哩賽嗎?人家問他直路一條而已?但他說那直線上的世界是他的。」

Tom遇的貴人多,這可能就是簡易版的成長思維遇貴人吧!Tom瘋狂愛上羽毛球,把所有星期六日都獻給羽毛球,他會坐巴士到不同場地打。「我遇到很好的羽毛球教練,雖然我後來羽毛球技術超越他,但做老師不是要好叻,要識教,他就是很懂教人,而我,後來可以成為殘奧教練,也是因為我不是最叻的羽毛球運動員,正因如此,我可以把教法拆得好細,若你好叻,就會像1+1般立即認為答案是2,而沒能看到當中是怎樣。」

他考獲多個國際羽毛球教練牌後,又幸運地在球場上遇上貴人——英國羽毛球總會的伯樂。他們正在尋找人才完成政府資助的殘奧羽毛球教練課程,卻在球場發現了一名指導失聰人士打羽毛球的青年,說到這裏,才發現Tom原來也是手語高手,學習英國手語多年,已可為師,到現在由英國回到香港,也在學習廣東話手語。

除了文初提及的Daniel,Tom的「融.聚.歷」故事中還有第二個Daniel。Tom說從這個Daniel身上,學到EQ和耐性,還有許多許多。Tom大學畢業後的10年裏,進入英國匯豐銀行工作,在英國曾擔當殘奧教練7年。「銀行收入很不錯,但我的積蓄,幾乎都用在資助傷殘羽毛球運動員出外比賽上,我是他們的『阿四』,搬輪椅上機,臨夜替他們按摩,但我做得開心,因為這是我的心志。運動員也看出我很用心,互相建立信任。」

這個Daniel是左手截肢青年,Tom從球場上發現他:「雖然見他隨便揮拍打羽毛球,不懂打,但我看出他動作很有潛質。」接着兩年,他每周多次坐50個車站,從倫敦一頭到一尾去教Daniel ,Daniel當時20多歲,Tom也是:「你問我教殘奧和健全運動員有什麼不同?很多竅妙,舉個例,Daniel是用右手的,他在醫院當助手,每天生活都是重心在右,逐漸出現高低腳,左邊較弱,我要知道他的生活細節,把他重心拉回左邊;比賽時,他要盡量不讓對手打到左邊。」這種與人為本的教練體驗,如今都發揮到社企去。

Daniel師承Tom兩年,第一次出賽,就拿冠軍。Tom永遠記得Daniel獲獎那一刻,見他也顧不得領獎了,扔下球拍,立即衝去擁抱Tom。Tom說這件事令他內心顫動,今天說來仍語音顫抖。

3年前回流香港 冒險創社企

3年前,他回流香港, 生活本來一如以往 ,在失聰人士NGO任教羽毛球,再找一份銀行工作;但他卻選擇了冒險,開創社企,他說:「因為我見到香港退役傷殘運動員情况比英國還差,也因為我信了主,受到信仰的呼召。」去年,Tom和Larry籌劃社企,第一個探望的是退役划艇傷殘運動員,他任職一家NGO的創意總監,說生活很滿足,但每月收入卻是10,500元。當晚,Tom和太太吃牛扒,怎也不能把一塊肉塞進嘴裏,夜裏難眠:「我開始想,從傷殘人士身上我學到體育精神和比賽策略,從銀行我學到team spirit ,為 何不二合為一,與人分享。」

下次當你遇到沮喪的事,你會選擇固定型思維還是成長思維?不如看看其他大城市的包容性,看看我城人口銀齡化趨勢,開放自己思維,不僅是為了他人着想,也是為自己的未來。

■給香港的話

「香港將來的路已經不可用腳行出來,要靠我們的同理心『滾動(感動)』出來。」(他補充解釋,親身坐上輪椅,滾動輪子,是要體驗社會如何能更富包容性。)

文:朱一心

編輯/廖偉龍

美術/謝偉豪

電郵/feature@mingpao.com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