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文學

上一篇

文學.旁敲:醇味回甘 戟而不激

【明報專訊】「毛尖,屬綠茶或黃茶的一個子產品,一芽一葉、一芽兩葉茶青炒製後,命名為毛尖。……毛尖的色、香、味、形均有獨特個性,其顏色鮮潤、乾淨,不含雜質,香氣高雅、清新,味道鮮爽、醇香、回甘。」(百度)

毛尖是茶樹枝幹最頂尖的新芽,也即最嫩的部分,通常是一芽兩葉,泡開來像戟的頂端,以能懸浮在杯底者為上乘,也很是好看。

留學香港兼寫專欄

當然,現在我們說的是寫文章、寫影評的毛尖,在香港科技大學讀的是哲學博士,曾長期在《信報》寫專欄(幾年前也在《蘋果》寫)。有介紹文字說她是「海派」(她是寧波人),雖然,按錢鍾書先生的說法,唐宋是詩風的迥異,而不是時代的分野,故唐人可以寫宋(代風格的)詩,宋人也未嘗不可出唐詩。毛尖,文字大開大闔,爽朗直截,熨貼得體,固是「海派」無疑,然而,當年讀她的專欄,在她文字中,我覺得更具色、香的,卻是港味。

香港報章專欄,每天字數固定,少者約七八百字,一般不過一千,這種豆腐乾式文字不是每個作者都可以適應。

香港最好的專欄文字,個性強烈,見解尖銳(也有時尖刻、尖酸),知識廣博,文字靈巧而不至於油滑,最可喜的是貼近生活,從不高談闊論,離地萬尺。

鄭樹森撰序

記得有幾位內地作者也曾在香港寫過專欄,一位是陸灝,是地道上海人,他的欄我也很喜歡,出身新聞,時有文教界的料爆,如寫金庸去劍橋大學讀博士,令人笑到碌地,但那是「海」味重於港味。還有一位愷蒂,讀的復旦大學,也可納入「海派」之列,她有廣闊的國際生活體驗,但文字不及毛尖靈動活潑。所以,其「海派」則一,港味各殊,毛尖最得其中三味,甚至比香港的專欄更香港,地道、鮮爽而時令人回甘。

比方她寫邵逸夫去世,由當年在科大讀書曾到邵氏清水灣片廠看拍戲寫起,寫到TVB劇集最常聽到的一句對白:「最重要的是一家人整整齊齊、開開心心。」由是拆解「整齊」對邵氏電影的意義,結論是邵氏明星能一代接一代,不像嘉禾,沒有李小龍就幾乎什麼都沒有。還有就是邵氏什麼片都拍過,包括三級片。她的認識,十分貼地,但她說這也給香港電影留下難題。什麼難題?她說日後再說,然而日後她似乎再沒就此說什麼。善忘,也是香港的特質。

對,毛尖對電影十分熟悉。不知在科大有沒有向人文學部講座教授鄭樹森請益,鄭教授是文學理論,也是電影藝術的專家,常與學生一起看電影。她的影評集《例外》(港版為《一直不鬆手》),就有鄭教授的序,教授稱她的文字有「令人眼前一亮的比喻,加上皮裏陽秋的機鋒」(倒真像戟)。鄭教授少有給「晚輩」寫序,「海派」也確有「海派」的手腕呢。

文‧許迪鏘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