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讀書/新鮮熱辣:余英時回憶錄讀後

【明報專訊】近十年前在普林斯頓初見余先生,那時他的《論天人之際》還沒有出版,外界傳言他退休後,一直致力於撰寫一部關於唐代高僧和詩人的書,後來沒有看到,反而是幾年後在台灣和內地出版了《論天人之際》。當時所有的人都認為,八十幾歲出版這本究天人之際的作品,應該就是收山了。然而幾年後我再訪普林斯頓之時,余先生當時讓我先在普林斯頓轉轉,因為他那幾天正在趕稿,後來在余家聽他說起,王德威教授在哥倫比亞大學主編了一套書,將余先生的英文著作彙編成兩大巨冊,前幾天他正在寫這兩本論文集的前言,這就是隨後出版的Chinese History and Culture: Seventeenth Century Through Twentieth Century,套用王汎森先生的話,余先生的研究「從堯到毛」。當時我年輕氣盛,因周質平先生慫恿,開始寫《余英時傳》。傳記初稿三十章寫成後,我訪問余先生的時候,給了余先生一份,請他老人家審閱,當時國內已經禁余,不僅余先生的著作不能出,就連親友也受牽連,不僅余先生父母的書,連余先生的朋友吳文津的文集也因為余先生寫了序也不能出。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