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香港牌

【明報專訊】今時今日,連的士司機都識講,中美貿易戰是不見血的戰爭,而這兩天,大戰終於殺到埋身。扭開電視、收音機,大氣電波充斥着國家大事的議論,美國今回要打「香港牌」(不是講麻雀),初聽有建制派議員喊驚話如果美國「將香港變成內地其中一個城市」香港「玩完」,還以為幻聽;似乎,香港牌很辣,但特首唔驚,說「一國兩制」無事,好好;馬凱、馬建、DQ全部都無事,好好。

如果是鍾士元,吳靄儀相信他會有不一樣的處事和態度。年輕人大概不識什麼政壇教父了,據說現今學生不少都通不過Margaret test(不知道吳靄儀是誰)。Margaret是汲汲營營於捍衛香港法治的犀利大狀,從前她當記者,是一支犀利的筆,當年在《中英聯合聲明》草簽前兩天竟然得到鍾士元首肯接受獨家訪問,對於現時往往要隔着空氣大聲把問題向官員喊出來的記者們來說,真箇無法想像。

蔡俊威繼續寫香港是誰的香港的問題,講來講去,香港人的香港仍是無從說起;葉蔭聰看大Sir覺得他是冷靜務實的政治人,與其說他的離世是一個時代的結束,更似是「現狀」的結束。如何走下去?明天將要面對審訊的陳健民說不知道,不過他堅持相信黑夜裏,會見到星星。同樣將要面對審訊的學聯前常務秘書鍾耀華也寫黑夜,他記住的,是幾年前在中國農村伸手不見五指的夜。

文//黎佩芬

封面//黃照達

美術// SIUKI

編輯//何敏慧

sunday@mingpao.com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