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Columns

下一篇
上一篇

Double F:形隨意轉 東方身體之美

【明報專訊】有關西方對待時尚有這麼一種說法:1850年代巴黎改造登場,更多中產階級休閒場所建成,這些城中新貴的社交包括到咖啡店、小酒館去看人與被看,他們在歌劇院包廂手持望遠鏡,看戲劇,更看場中的雅士貴婦穿什麼。所以同時代的印象派畫家如竇加、馬奈等留下了很多對19世紀巴黎生活的觀察,當中不乏在新興文化場所裏的女子畫像,她們的衣著與周遭的氛圍被細緻地描繪下來。

看人與被看 成就時尚新指標

看他人穿衣、想像他人如何看自己穿衣,那時候的中產階級以衣著把自己的身分定位,整個有閒階級由是搖身而變,成為了時尚指標,令時尚再也不是皇室與貴族的權利。西方現代時尚由此起,互相觀看與凝視構成一個新階級,也構成西方對身體的看法——因被觀看而有所定義,此中不乏權力的確立與發生。

東方對身體的看法呢?《紅樓夢》中記寶琴雪下折梅,「四面粉妝銀砌,忽見寶琴披着鳧靨裘,站在山坡上遙等,身後一個丫鬟,抱着一瓶紅梅。」書中眾人因為遠處山坡一點紅衣,而驚其絕美,要將此景畫進大觀園圖中。

東方看穿衣,更多在意境與氣韻,是此身在茫茫大雪中所在為何的思量。

深秋之際,台灣書法家董陽孜第三年與台灣設計師合作《讀衣III》,將時尚與書法跨界。今年的題目是「無」,覺得太有趣了,時尚本就需要一個穿衣的身體,以身上衣、身體這麼確實的所在,去談一個無的概念,這正是東方對時尚的觀感——什麼是存在、身體又是什麼?

時尚與書法結合 呈現「無」概念

西方的剪裁是立體的,除了更為隨心的古羅馬與古希臘,又或法國大革命後短暫地復古的高腰線,西方衣裙總是以膨脹、收緊等技巧勾勒出一個筆挺的身體,層層疊疊巴不得你看不見穿衣者的存在,喧嘩到不得了。東方剪裁是安靜的(或假裝安靜),是平面的,寬大的衣袍掛在身上,把人減到最少最少,約略為一種意韻。

《讀衣III》裏有李迎軍設計的五套衣服,掛在牆上,上邊寫着無字與其他書法線條,遠看白牆黑字,走近看才知道牆上掛了平面剪裁的衣服,如像東方身體般將自己減到最少。

香港在傳承書法上有其地位,亦不乏書法大家,真想看一次王無邪等大師的水墨如何轉化為其他藝術。早些年曾想做一次水墨與時尚的跨界合作,可惜香港不如台灣般有那麼多有心人,也不是太多人明白不同藝術間的轉化與火花正是藝術發展下去的契機。

http://www.facebook.com/fongtaichorr, IG:fong_taichor)

文:方太初

相關字詞﹕剪裁 時裝 讀衣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