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文學

下一篇
上一篇

星期日文學.張貴興:歷史人獸誌

【明報專訊】濃豔瑰麗,直逼詩意。這是讀張貴興小說時往往將招致附身的體感幽魅。從《賽蓮之歌》到《猴杯》,從《我思念的長眠中的南國公主》乃及今年所推出暌違十多年的長篇巨作《野豬渡河》,作為小說家,張貴興的語言有如熱帶雨林中謎魅濃麗的幻術,引人啟動無上瑰麗幻覺,在現實與意識之界所擠壓出的的扭曲的地物風景中浮沉搖盪,且熱汗滿面。不過,作為筆耕者,張貴興卻是極有耐心地一筆一字勾勒出屬於他的婆羅洲和砂拉越,屬於他的原鄉和異鄉。這樣的小說家,如何將其輕易歸類為馬華國族寓言?或者,他本要(與即將)創作的,不過是那人性深處燠熱難泄的矛盾與撕掙?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