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力場

下一篇
上一篇

給城市的歌 溫暖年輕人

【明報專訊】一九八○年代,意大利作家卡爾維諾又一次回答了「今天的城市是什麼」的疑問,他說:「我認為我寫了一種東西,它就像是在愈來愈難以把城市當做城市來生活的時刻,獻給城市的最後一首愛情詩。」若以音樂為喻,會有怎樣的答案?成立近二十年的內地樂隊「惘聞」的新專輯以卡爾維諾的經典作品《看不見的城市》為名,同樣「書寫」城市。惘聞下月將來香港,與本地樂迷一同尋找答案。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