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紙上聲色:無法無家 《小偷家族》與家庭血緣

【明報專訊】沒多久前,認識了一名在藝圈工作的法國女士,閒聊之間我們講到電影。她對人的精神與靈性特別感興趣,她提到有一齣大學時候看過的日本電影,寧靜而深邃,雖只看過一次但有些畫面和觸動至今也沒有忘懷;戲名她早就不記得了,故事是講人死了之後,在進入天國之前,可以把一段回憶拍成電影永遠保留……聽到這裏我呀了一聲,忍不住的急急吐出「這不正是是枝裕和的《下一站,天國》嗎?」女士沒有太緊貼電影圈的最新發展,我向她三言兩語總括一下是枝裕和這些年來拍了什麼電影,她很驚訝當年的不知名導演今日已成了康城金棕櫚獎得主。後來我承諾將是枝裕和首作《幻之光》的最新高清版本發給她,我知道她一定會喜歡。那天晚上我一直在想這件小事,在想有一個人把一部遙遠而來自陌生之地的作品,默默收藏了二十年,純粹地因為這電影曾感染打動過她。以前的是枝裕和電影,無疑是有這個能力,而今日的是枝裕和電影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