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由面斥不雅到紅線

【明報專訊】今期阿果寫黃子華,說不同意有評論說男神懷舊,其實他想說,香港從前還是有底線的,今日香港,已經變晒。上周埋版後我也匆匆趕赴紅館,覺得他講面斥不雅一段實在出人意表。黃子華說,從前不論食店公廁或什麼公眾地方,只消張貼「面斥不雅」幾個大字,便自自然不會兩個人佔四個位,小便自動正中紅心,禮義廉恥之類,「所謂法治社會,大家識做,面斥不雅」。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