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文學

下一篇
上一篇

文學.憶述﹕卅載驚夢寒

【明報專訊】可惜那年頭沒有手機,錯失了許多記錄影像的機會,比方大伙兒跟鍾曉陽吃飯的一次,如果有人拍一張照,將會是很有意義的紀念。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