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圖文以外﹕把他當作一個人

【明報專訊】「其實我最好和當事人保持距離,遠遠地觀察,但卻愈走愈近。」白雙全最初到法院旁聽,是無意而為,「我以法院的旁聽過程來修復我自佔領運動以來的創傷」。不過法官的疑問讓人們知道,他為華仔寫了一封求情信。他是旁觀者,慢慢地,他不再是旁觀者。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