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文化力場

文化

沙發薯:電台廣播的歷史使命

【明報專訊】作為沙發薯,電視佔領我的眼球,但曾幾何時,電台也與我度過青春時光。當年家住新界卻考進九龍某中學讀書,上學放學都要乘長途火車。我儲起兩個月的零用錢,偷偷買了一部只有車票一半大小的收音機,在車上收聽電台節目。那時候聽《無字頭七八九》、《森美變態樂園》、《倫住嚟試》等,聽着主持人講講無聊笑話,通勤時間很快就過去。晚上臨睡前,聽聽烽煙訴心聲的節目(再無良地取笑一下事主們),再聽《蘭茜夫人劇場》,翌日才能與同學討論劇情。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