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看到記者被打而憤怒,也別忘了故事主角

【明報專訊】有線記者陳浩暉被打的早上,我也在四川採訪,那時我正瑟縮在車上,透過黑色玻璃,偷偷看着遠處在拜祭遇難學生的家長。我們之間隔着十幾個便衣,警惕得很,我正絞盡腦汁,想着如何避開他們混進家長群中。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