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什麼人訪問什麼人﹕嘗過自由 所以記得樂觀——專訪烏克蘭作家Andrey Kurkov

【明報專訊】歷史歸歷史,政治歸政治。在中國境內南方的城市,類似論述不無市場。單純為政治服務的書寫,的確甚少佳作。但刻意脫離歷史脈絡,何嘗不是「去政治化」的政治?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