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無定向學堂﹕面對喪親,如何讓哀不再傷?

【明報專訊】一個平凡的晚上,友人電話響起,電話另一頭的妹妹說:「爸爸心跳停止了……停了一段時間,護士才發現。」友人看不到爸爸的最後一面,傷心、憤怒、內疚、自責,更後悔為何不跟他多說我愛你?為何不敢向他提起死亡?不問他對後事的想法?這悔疚,要很長時間,或許永遠也沒法子釋懷。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