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Columns

Life & Style

下一篇
上一篇

選擇你的戰場

【明報專訊】我還在哈佛讀書時,學校邀請我出席一個晚飯宴會,旁邊剛好坐着一名頗有名氣的教授。起初,我們的交流不錯,但當提及中國的一些社會議題時,不知怎地我竟扮起專家來,言語間有點意氣風發。但見教授吸了口氣,欲言又止;我繼續自說自話數分鐘後,驚覺他已放棄了對話,在宴會的下半場,我們再沒交談。他的沉默對我產生最震耳欲聾的迴響,逼我立即審視自己。我意識到自己說話內涵不足,沒有聆聽,只管重複帶着固執和狹隘的觀點,教授便索性放棄跟我這思想封閉的人糾纏下去。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