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在大學教植物學﹕中藥對簿公堂之天網恢恢(中)

【明報專訊】上星期天,打開《明報》,發現〈星期日生活〉已經改版,有點面目全非。我第一個反應是印刷廠房臨時缺乏短紙,跟着驚覺幾許「舊友同窗」不辭而別,換來多位「同好新知」;嶄新的排版展開較前衛的格局,既有更多留白的空間,亦有巨號字體出血到邊緣,最難得是各專欄的字體都增大了,方便老眼昏花的不必掛上眼鏡,但可憐的是默默在每頁幫忙把關排版的編輯,名字大小降格到蚊量級,看似被發配邊疆、瑟縮在路隅。昔日有幸專欄可以「獨居斗室」、自談風月,如今好像被推進一個大廣場,也似掉入茫茫蒼海,明顯從此沒法「獨善其身」,更難「潔身自愛」。細讀前後左右的文章,發現他們關注的是今天、明天、後天……但相對這些年輕的欄主,我實在有更多的昨天、前天、大前天……都是過往的奮鬥、光輝、艷遇和溜走了的機會,以及植物在歷史長河累積的故事……雖然變得別樹一幟,或許仍有讀者垂注。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