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WorkShop

下一篇
上一篇

婆羅多舞達人﹕Oxana 哈薩克人在香港 傳承失傳印度舞

【明報專訊】排舞室的鏡牆沒有死角,攝影師無處可逃。唯有將閃光調猛,硬直打在舞者身上,壓低曝光,讓周遭一切暗下來,包括攝影師的鏡像。整個排舞室沒於黑暗之中,獨剩下一人翩翩起舞,如無垠宇宙中的一點光。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