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同場加映﹕讓政治作古典音樂的華爾滋舞伴

【明報專訊】在香港,入音樂廳聽音樂會是很個人的事,從來不會聯想起政治。古典音樂也「乾淨潔白」得很,跟音樂廳外烏煙瘴氣的政治現實,彷彿隔了一個銀河系之遙。很多人心裏嘀咕,別把音樂「政治化」,要留點空間給人家透氣,衣香鬢影樂不思蜀。至於貝多芬第三交響曲手稿中,被撕去寫有拿破崙的標題頁、蕭士塔高維奇(Dmitri Shostakovich)在第二交響曲《獻給十月》中頌讚列寧的合唱歌詞、柏林圍牆倒下時伯恩斯坦(Leonard Bernstein)把貝多芬的〈歡樂頌〉改為〈自由頌〉的演唱,甚至在六四天安門廣場,學生以擴音器播貝多芬第九交響曲(下稱貝九),似乎在這公私分別的世界,這些事只能盡付笑談中?到底演出古典音樂,可以如何政治地閱讀?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