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文學

文化

文學.後記﹕那陣搖動一切的風

【明報專訊】國峻/我知道你不回來吃晚飯/我就先吃了//媽媽總是說等一下/等久了,她就不吃了/那包米吃了好久了,還是那麼多/還多了一些象鼻蟲//媽媽知道你不回來吃飯/她就不想燒飯了/她和大同電鍋也都忘了/到底多少米要加多少水?/我到今天才知道/媽媽生下來就是為你燒飯的/現在你不回來吃飯/媽媽什麼事都沒了/媽媽什麼事都不想做/連吃飯也不想//國峻/一年了,你都沒回來吃飯/我在家炒過幾次米粉請你的好友/楊澤、焦桐、悔之、栗兒……/還有袁哲生,噢!哲生沒有/他三月間來向你借汪曾祺的集子/還對着你的掛相說了些話/他跟你一樣:不回家吃飯了//我們知道你不回來吃飯/我們就沒等你/也故意不談你/可是,你不回來吃飯/那個位子永遠在那裏啊/你的好友笑我/說我愛吃酸的/所以飯菜都加了醋/天大的冤枉/滿桌的醋香酸味哪裏來?//望梅止渴吧/你不回來吃飯/望着那個空位叫誰不心酸?/國峻(黃春明〈國峻不回來吃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