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文學

下一篇
上一篇

文學.創作﹕拘捕

【明報專訊】「成年人不可信。他們都是既得利益者。」俞說。那是上個世紀末的夏天。學生會已經下莊,大家各散東西。褚獨自在泳池邊喝啤酒。那個黃昏的晚霞是紫色的,對面山上的小白屋隨着海港的暮色,逐點逐點地灰暗着、模糊着,像水墨畫上不小心滴上的淡墨水,在眼睛裏暈開。夜色從四方八面滲透過來;褚打算讓自己湮沒其中。然而俞在泳池裏游泳。赤裸的手臂不斷在褚眼前划過。他已經游了快一小時了,除了偶爾停下來抹一抹潛水鏡外,都是一個塘接一個塘地游着。他的體能真好啊,只有體能好的人才有資格讓自己筋疲力盡。褚打從心底裏佩服。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