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文學

下一篇
上一篇

文學.聲音﹕微塵中辨認世界

【明報專訊】合該有事,我不應告訴張婉雯關於那個夢。那其實不算是個夢,只是在將睡將醒中把日來想問的一句話明白的向張婉雯問一次:你是不是生了隻貍貓。後來我鼓起勇氣在面書私信中問她,得到了一個確切的「不」字,卻是自投羅網,挑起她條筋要我給她將出版的小說集《微塵記》寫序。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