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新鮮熱辣﹕世界力逼我們思想——論《世界》的兆始和緣起

【明報專訊】所謂世界,不都有所遺落?這可不只是缺了一兩塊拼圖的憂愁和不值。毋寧說,諸世界總是以種種創傷和破口為其構成的條件。思想這樣的世界,感覺它,探究它,改變它——藉着改變它來改變我們自己——這是人的命運。藉着世界裏的行動,人必須踰越人之所以為人的界限。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