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文學

下一篇
上一篇

文學.聲音﹕繼續等待

【明報專訊】我們中國人素有謙讓的美德,好東西許多時都拱手送給別人。那年高行健獲諾貝爾文學獎,按理是第一位華人得此殊榮,但內地反應殊為冷淡,應該是把他送給法國人了。一九九九年哈金憑《等待》(Waiting)先後獲得「美國筆會福克納獎」和「美國全國書獎」,內地同樣並無任何「表示」。雖然,哈金一九八九年後選擇留在美國,作品又大都以六七十年代為背景,那情况倒不難理解。《等待》的中譯,要到二○一五年才由四川文藝出版社出版,哈金則仍在等待回到(香港和台灣以外的)中國的機會。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