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金庸專輯

文化

下一篇
上一篇

【第二十回 武俠後浪看前浪】 喬靖夫闖寶山 領略金庸三招

【明報專訊】身為一個寫小說的人,我一向都不太想為其他近現代小說作家寫長篇評論或分析。這大概源於一種個人的固執︰寫小說的世界就是個武林,每個小說家彼此都是競爭者。即使文學是多元的,沒有如武鬥般分明的決戰與勝負,但那競爭較量的本質並沒有改變,因為大家都棲身於同一片戰場上。尤其當大家都同屬一個語文世界,而又寫類近作品的話,這處境就更明顯。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