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周日話題﹕看看判辭怎樣說

【明報專訊】相信除了律師或讀法律的學生,法庭記者應該是看得最多判辭的人。記得有律師朋友說,甚至可能看得比他們還要多。司法機構的判辭大部分是公開文件,每天法官也會頒下十多份不同種類的判辭,由數頁紙至逾百頁不等:是否獲准延期呈交文件、訟費爭拗誰勝誰負、交通意外能否爭取賠償、各項基建的司法覆核結果、索償千億遺產花落誰家等等。我可以好肯定地說,大部分都是冗長沉悶,但為了苦中作樂,亦要從中尋找「樂趣」,例如比併不同法官的寫作風格,A官如嘮叨不休的母親、B官的中文寫作有待改善、C官寫得清楚簡潔文法又好、D官喜歡用艱深的vocabulary等。法庭記者每天除了聽審,更要在有限時間內看畢至少十多份的判辭,中學會考時以為沒用的skimming技巧大派用場,若遇上逾百頁甚至數百頁的重要判辭時(如小甜甜爭產官司),則不能只是skimming,而是一邊將洋洋萬字吃進肚裏,另一方面要找出新聞點,所以讀者看見的報道,實經過是千錘百煉。另一個看判辭的好伙伴就是熒光筆,除highlight重點,也可令自己不被沉悶判辭催眠,不過在分秒必爭及趕inews稿的時候,悶字根本已拋諸腦後。 事實上,熒光筆亦是很多大律師的好伙伴,常代表政府打官司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他上庭時穿的大律師袍口袋常備熒光筆,成為他(在法庭記者眼中)另一個(可愛的)生招牌。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