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周日話題﹕不再專業,不再忍? 目中無「制」的建制派

【明報專訊】大概是上世紀90年代中,我有一位大學同學X,算是當年的激進學生,剛從美國加州某大學當交換生回港。他告訴我,在美國遇上最大的衝擊,是當地警察對付示威者的兇狠程度。有一次,他們在校園外抗議波斯灣戰爭示威晚會被防暴警察驅散,為了逼他們退回校園,警察在幾乎伸手不見五指的公路上追趕學生,警棍亂打在一群學生的後腦勺及背上,我這位同學在同伴一片慘叫聲中拚命逃回校園。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