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周日話題﹕在圍牆外 重讀鄂蘭

【明報專訊】特朗普簽署行政指令,所有難民申請審核暫停120天,敘利亞難民收容永久停止,未來90天來自七個穆斯林國家的訪客或居民被拒進入美國,2017年收容難民數目由11萬減至5萬。頃刻之間,各國機場飛往美國航班的入境檢查一度緊張起來。難民的命運再度被政治權力扭轉,在國家安全的幌子下,《聯合國難民公約》頓成一紙空文。反思極權主義和大屠殺著名的政治思想家鄂蘭(Hannah Arendt)在1933年起逃離納粹德國,和數十萬計的難民一樣苦苦等候去美國的簽證,8年後才成功扺達紐約。如果他們遇上今天的美國總統,結果恐怕難以預料。雖然當年歐洲的戰禍跟今天的敘利亞戰爭不能相提並論,但是難民頓成無國之民(stateless)則並無二致。鄂蘭剛到美國,便寫下無國之人的荒涼景况:「首先,我們不想被稱之為『難民』,我們互相稱呼做『新來的』或者『移民』。」「當我們被拯救,我們會感到被羞辱。當我們被援助,我們感到被人看不起。我們面對個人的命運,像瘋子般掙扎求存,因為我們害怕成為可憐的『寄生蟲』(schnorrers)。」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