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文學

下一篇
上一篇

文學.父親﹕父親曾是流亡學生

【明報專訊】每當我提到我那八十老父的部落格,聽者都免不了驚訝。是的,他當然不會自己打字,是打電話過來口述讓我聽寫。許多人以為身為作家的我必然擔負美化他的文章的工程,一點也不,每天一通電話打完掛上,大概花五分鐘修幾個連接詞就可以貼文了。文字雖然口語、直白,但明快明確,我覺得還勝過鑽詞藻下筆的書寫者。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