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下一篇
上一篇

新鮮熱辣:被解釋的地方

【明報專訊】我認識駱穎佳不止十年了,有一段時間我們甚至在同一間大專院校工作,他起初的研究焦點是消費文化和香港論述,但後來他轉為研探歐陸哲學理論(以法國的福柯、列維納斯、德勒茲等為對象),還記得他的學思範疇轉變,又加上搬屋,他送了不少書給我,裝滿了偌大的紅白藍袋。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