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文學

文化

文學.教學﹕說明單元:一個示例

【明報專訊】說起來潘國靈還是我的中學學弟,不過我畢業的時候,相信他仍在牙牙學語。我母校出相當多的作家,也許因為有幾位真能懂學生作文好壞的中文老師。當然,還有學校的自由氣氛,你想要做什麼,沒有人會管你的。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