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雨傘風中轉

【明報專訊】轉眼又到九二八,到金鐘街頭再現黃傘,才猛醒,已經兩年。兩年裏,物事人有些依舊,有些卻已改頭換面,但一些畫面依然鮮活,自自然然地湧上心頭。周年記念引出連篇訪問與評論,有人用自己的方法走出抑鬱陰霾,有人試圖細說重頭論運動成敗,網上則吵鬧依然,鬱悶仍舊是底色,安徒說,香港人對整場雨傘佔領的反思和檢討還未真正開始,斷言就說革命失敗一場更是無從說起,「憂鬱往往與狂躁並生,在浮沙上的革命幻影往往遮掩着背後的失敗主義和犬儒主義。」(頁二、三)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