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周日話題﹕官商鄉黑 盡在橫洲

【明報專訊】在橫洲事件還未變成全港議題前,我們有朋友試過走入元朗鄉郊地方,當場被當地村民問「你們是否做那些乜乜棕土研究的?」意味着今天「棕土」已經成為新界的敏感詞。作為一個土地研究者,經過連日橫洲事件的討論,完全能夠預視到我們未來的新界田野考察工作將會阻礙重重,再無所謂先易後難,迎難而上。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