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文學

文化

文學.聲音﹕兩種心情聽一次演講

【明報專訊】在香港演說,或接受香港媒體訪問,詹宏志不止一次提到他對香港的「感恩」。二○一○年的一次,我在中環廣場的光華新聞文化中心聽他娓娓道來。他出生於台灣南投鄉下,不知就裏從哥姊的抽屜發現《今日世界》、《南國電影》等香港雜誌,彷彿在密封的房子裏打開了一隻面海的窗。他是透過香港各類內容蕪雜但色彩豐富的刊物,認識世界之廣之大。於此,他是懷着感恩之情的。這些話令人聽得舒服,但慢慢的來了轉折,他說,隨着台灣開放,香港的對外窗戶作用消褪了。在出版上,台灣更已趕過了香港(他也許沒用「趕過」兩字),在兩岸三地的分工上,香港最適合當一個「出版學教育中心」。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