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文學

文化

文學.對話:彼邦的涼風秋月

【明報專訊】大約八○年代初,不記得從什麼地方讀到英培安的文章,又知道他的作品被禁,我在報紙專欄上略加提及,卻也給英培安看到,寫了一封信到報館轉交給我。那以後,我們一直保持通訊,他來香港,也相約會面。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