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星期日生活

在大學教植物學:豆話豆說:蠶豆蠶豆,罪魁禍首?

【明報專訊】我對大韓航空有一定的感情,因為40年前第一次乘搭飛機出國升讀研究院的時候,坐的就是大韓航空的客機。當時,由啟德機場出發,先到漢城停留一晚,航空公司還安排我入住酒店,讓我有機會看看市容,欣賞沿着山坡建築而構成連續不斷的瓦面、試試韓式小吃、以及嘗嘗米漿濁酒;到次日清早才送我們返回機場,再轉飛三藩市。近年前往北美探親,亦多取道首爾,再換機到西雅圖。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