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封面

下一篇
上一篇

果欄:綠豆之於香港

【明報專訊】坦白說,我本來不打算寫《綠豆》。如果有時間,我想我們應該認真理解立法會二讀和三讀的分別,鑽研醫委改革方案與引入大陸醫生之間的關係(如果有),探討林榮基事件中何謂「階段性及實質成果」;而不是攤在梳化上,接受電視媒介的荼毒,為瑪嘉烈與大衛的情事而肉緊輾轉。社會大事迫在眉睫,流行文化怎看也像奢侈品。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