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 Ma

父母保存期:奸詐

【明報專訊】上了兩個整天的課,一回到家,我開始打包行李,因為第二天要打道回香港了。打包好行李,我又開始拖地、洗廁所、清廚房。台灣的家,我們一年難得住上幾回。此刻弟弟納悶了﹕「媽媽,我們明天就要走了,你為什麼要清掃?」我馬上想起先生上星期出差回台灣,一回到家,看到我說的第一句話是﹕「家裏怎麼這麼髒,角落的灰塵好多。如果可以,我真想去住旅館。」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