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 Ma

客座隨筆:最不科學的訓導手法

【明報專訊】20年前初執教鞭,直至差不多開學時才獲通知要成為訓導老師,那時乳臭未乾的我剛從大學畢業,還未受過師訓,更遑論與訓導有關的課程。那時胸口一個勇字,腦袋卻空白一片,唯有靠上司和前輩指點,不斷在失敗中累積經驗,碰過不少壁。自問絕非稱職的訓導老師,知識匱乏,嘴巴說不出幾套理論,但有一個最不科學最不划算的方法,我一直沿用至今,尤其用來處理比較頑劣的學生,我覺得特別奏效,最近我又用了一次。

上 / 下一篇新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