副刊

Happy Pa Ma

下一篇
上一篇

客座隨筆:尋找老師加油站

【明報專訊】書教了十九年。十九年是一個什麼樣的概念?難以直接形容。我倒是想以讀過的一課範文作對照,那是莊子的《庖丁解牛》。文中,善於劏牛的廚子阿丁自豪地說﹕「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數千牛矣,而刀刃若新發於硎(指刀鋒仍然絲毫無損,就像剛用過磨刀石一樣)。」

上 / 下一篇新聞